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民生银行董事长:中小微恢复困难,建议纾困政策按两到三年逐步退出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二十届年会于11月18-20日召开。中国民生银行董事长高迎欣出席并演讲。

谈及就业问题,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城镇新增就业为1009万。高迎欣指出,第一,今年前10个月新增城镇就业人数相当于去年同期的85%左右,按此计算,今年大约少增的就业人约200万人。一部分流向高校研究生和专升本扩招,另一部分为农民工返乡。"前者大约是50万人,未来2到3年将释放大量新的就业的需求,后者大约有150万人,在储蓄支撑下维持基本生活,其中很多是习惯了城市的生活和消费方式的年轻人,现有的储蓄能够支撑的时间是有限的"。

第二,新增就业的质量整体有待提升。高迎欣分析称,今年新增就业中很多是政策性、公益性、临时性就业的岗位,这些岗位收入不高,且随着疫情形势的好转,岗位呈逐步减少的态势,亟需通过市场化方式增加收入较高而且可持续的高质量就业岗位,这就需要大量中小微企业加快恢复生产,保住就业。

在投资方面,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8%,制造业的投资降幅快速收窄到5.3%,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分别增长了0.7%和6.3%,特别是以服务业为主的投资加快。

但高迎欣强调,有两个问题需要引起重视,一是房地产分化加剧。"近期监管部门出台了针对房地产开发企业的新规,严控房地产信托规模,严禁资产违规流入房地产,房企融资的渠道进一步收窄、收紧,一部分负债率较高,资金周转需求大、抗风险能力弱的房企面临较大的流动性压力"。同时疫情对中西部地区的中小城镇、中低收入人群影响比较大,一些二三线城市购房的需求受到了明显的冲击,由此部分城市的房价、低价持续回落,也要防止降价的预期不断强化,对房地产投资有较大的影响。

第二,财政困难省份增多。高迎欣指出,大规模减税降费加剧了一些地方政府的财政困难,地方政府信贷资金本级收支缺口连续两年出现扩大,今年前三季度缺口已达2.39万亿元,缺口扩大的地方还呈现出增长的态势,需要地方政府的专项债券进行弥补,而现在地方政府的专项债使用的规定严格、审批程序也相对复杂。"虽然近期提出新基建投资,像5G这些新的投资,但是融资的模式、核心的技术、人才供给等方面还存在着一些难题,近期还不能成为我们基建投资的主力"。

在消费方面,高迎欣分析称,近期,消费也得到比较大的恢复和增长,9月和10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分别增长了3.3%和4.3%,特别是汽车对消费的贡献较大,网上消费也逐步加快。

但他指出,一是要关注低收入人群消费面临来自收入和价格的制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中食品的支出占比达到了五年来的高点,食品涨价对农村居民和中低收入人群的消费影响更大,这是国内内循环急需补齐需求的一个短板。

二是中高收入人群消费面临升级的困难。中高端消费需求受到疫情政策等制约,如汽车限牌、住房限购、按揭受限等,传统中高端消费能力弱化,新的消费增长点仍在探索。更主要的是由于国内中高端消费品供给不足,虽然疫情影响出国旅游,抑制了国外的消费,但国内的消费品还无法全部替代,消费升级需要技术创新、产业升级,难以一蹴而就。

谈及金融行业,高迎新指出,金融业在抗疫情、稳增长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前10个月向实体经济让利了1.25万亿,全年可以实现1.5万亿的目标。但有两个问题需要重视,一是杠杆率上升放大了风险,也压缩了进一步发挥政策的空间。"研究显示,6月份我国实体部门的杠杆率是226.4%,较年初提高了21个百分点,其中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是164.4%,比年初上升了13.1个百分点。杠杆率明显高于其它主要的经济体,进一步加杠杆的空间有限,居民的杠杆率是59.7%,比年初上升3.9个百分点,负债率上升会制约消费,而且今年疫情以来,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普遍上升,再加杠杆的空间也不大。政府部门杠杆率是42.3%,比年初上升了4个百分点,杠杆率水平虽然相对较低,但是面临融资的投向和效率等难题也需要加快予以破解"。

二是企业持续困难,可能加剧银行的资产质量的压力。高迎欣称,从PMI表现看,不同类型的企业复苏明显分化,大型企业持续恢复,中型企业恢复平稳,小企业恢复依然面临着较大的难度。

"当前银行业资产质量压力逐渐增加,前三季度商业银行加大力度处置不良资产的情况下,不良率仍较年初提高了0.1个百分点,到了1.96%。特别是按现行的要求,明年延期还本付期的这些政策逐步到期,部分企业的压力加大,无疑在明年都会进一步地增加银行的资产质量的压力。如果支持中小微企业的政策延续,又对银行的资本提出新的更高的要求。三季度末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是14.41%,比年初下降了0.23个百分点"。

高迎欣表示,明年我国主要经济指标数据很可能好于今年,但经济增速不宜太高。虽然明年的疫情大范围反弹的概率很小,但疫情对经济特别是大量中小微企业的影响,短期难以完全地消除,支撑明年经济因素中,经济恢复的作用可能小于基数效应的作用。而且考虑到未来后几年的发展需要,明年的经济增速也不宜过高。

他建议,抗疫期间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政策要再按两到三年逐步退出安排,以稳房价、稳预期、稳基建等目标,因城施策,持续做好食品保供稳价,畅通流通的环节,扩大中低收入的群体消费,提升普通消费品的质量,增加高端消费品的种类,促进消费的升级,财政货币政策总量稳定,结构上要增加针对性和有效性,特别是支持商业银行处置不良和补充资本。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二十届年会于11月18-20日召开。中国民生银行董事长高迎欣出席并演讲。

谈及就业问题,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城镇新增就业为1009万。高迎欣指出,第一,今年前10个月新增城镇就业人数相当于去年同期的85%左右,按此计算,今年大约少增的就业人约200万人。一部分流向高校研究生和专升本扩招,另一部分为农民工返乡。"前者大约是50万人,未来2到3年将释放大量新的就业的需求,后者大约有150万人,在储蓄支撑下维持基本生活,其中很多是习惯了城市的生活和消费方式的年轻人,现有的储蓄能够支撑的时间是有限的"。

第二,新增就业的质量整体有待提升。高迎欣分析称,今年新增就业中很多是政策性、公益性、临时性就业的岗位,这些岗位收入不高,且随着疫情形势的好转,岗位呈逐步减少的态势,亟需通过市场化方式增加收入较高而且可持续的高质量就业岗位,这就需要大量中小微企业加快恢复生产,保住就业。

在投资方面,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8%,制造业的投资降幅快速收窄到5.3%,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分别增长了0.7%和6.3%,特别是以服务业为主的投资加快。

但高迎欣强调,有两个问题需要引起重视,一是房地产分化加剧。"近期监管部门出台了针对房地产开发企业的新规,严控房地产信托规模,严禁资产违规流入房地产,房企融资的渠道进一步收窄、收紧,一部分负债率较高,资金周转需求大、抗风险能力弱的房企面临较大的流动性压力"。同时疫情对中西部地区的中小城镇、中低收入人群影响比较大,一些二三线城市购房的需求受到了明显的冲击,由此部分城市的房价、低价持续回落,也要防止降价的预期不断强化,对房地产投资有较大的影响。

第二,财政困难省份增多。高迎欣指出,大规模减税降费加剧了一些地方政府的财政困难,地方政府信贷资金本级收支缺口连续两年出现扩大,今年前三季度缺口已达2.39万亿元,缺口扩大的地方还呈现出增长的态势,需要地方政府的专项债券进行弥补,而现在地方政府的专项债使用的规定严格、审批程序也相对复杂。"虽然近期提出新基建投资,像5G这些新的投资,但是融资的模式、核心的技术、人才供给等方面还存在着一些难题,近期还不能成为我们基建投资的主力"。

在消费方面,高迎欣分析称,近期,消费也得到比较大的恢复和增长,9月和10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分别增长了3.3%和4.3%,特别是汽车对消费的贡献较大,网上消费也逐步加快。

但他指出,一是要关注低收入人群消费面临来自收入和价格的制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中食品的支出占比达到了五年来的高点,食品涨价对农村居民和中低收入人群的消费影响更大,这是国内内循环急需补齐需求的一个短板。

二是中高收入人群消费面临升级的困难。中高端消费需求受到疫情政策等制约,如汽车限牌、住房限购、按揭受限等,传统中高端消费能力弱化,新的消费增长点仍在探索。更主要的是由于国内中高端消费品供给不足,虽然疫情影响出国旅游,抑制了国外的消费,但国内的消费品还无法全部替代,消费升级需要技术创新、产业升级,难以一蹴而就。

谈及金融行业,高迎新指出,金融业在抗疫情、稳增长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前10个月向实体经济让利了1.25万亿,全年可以实现1.5万亿的目标。但有两个问题需要重视,一是杠杆率上升放大了风险,也压缩了进一步发挥政策的空间。"研究显示,6月份我国实体部门的杠杆率是226.4%,较年初提高了21个百分点,其中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是164.4%,比年初上升了13.1个百分点。杠杆率明显高于其它主要的经济体,进一步加杠杆的空间有限,居民的杠杆率是59.7%,比年初上升3.9个百分点,负债率上升会制约消费,而且今年疫情以来,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普遍上升,再加杠杆的空间也不大。政府部门杠杆率是42.3%,比年初上升了4个百分点,杠杆率水平虽然相对较低,但是面临融资的投向和效率等难题也需要加快予以破解"。

二是企业持续困难,可能加剧银行的资产质量的压力。高迎欣称,从PMI表现看,不同类型的企业复苏明显分化,大型企业持续恢复,中型企业恢复平稳,小企业恢复依然面临着较大的难度。

"当前银行业资产质量压力逐渐增加,前三季度商业银行加大力度处置不良资产的情况下,不良率仍较年初提高了0.1个百分点,到了1.96%。特别是按现行的要求,明年延期还本付期的这些政策逐步到期,部分企业的压力加大,无疑在明年都会进一步地增加银行的资产质量的压力。如果支持中小微企业的政策延续,又对银行的资本提出新的更高的要求。三季度末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是14.41%,比年初下降了0.23个百分点"。

高迎欣表示,明年我国主要经济指标数据很可能好于今年,但经济增速不宜太高。虽然明年的疫情大范围反弹的概率很小,但疫情对经济特别是大量中小微企业的影响,短期难以完全地消除,支撑明年经济因素中,经济恢复的作用可能小于基数效应的作用。而且考虑到未来后几年的发展需要,明年的经济增速也不宜过高。

他建议,抗疫期间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政策要再按两到三年逐步退出安排,以稳房价、稳预期、稳基建等目标,因城施策,持续做好食品保供稳价,畅通流通的环节,扩大中低收入的群体消费,提升普通消费品的质量,增加高端消费品的种类,促进消费的升级,财政货币政策总量稳定,结构上要增加针对性和有效性,特别是支持商业银行处置不良和补充资本。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