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 >

专访医用工程技术顾问张鹏

日期,北京中卫领秀医用工程研究院高级技术顾问张鹏在北京市接受记者言涵的采访。

言涵:张先生您好!不少人对您的职业有些好奇,您是否能为外行人解答一回,何为“医用工程研究院高级技术顾问”?

张鹏:其实我现在的职业是高级心理咨询师和高级家庭健康管理师,但是我以前是医疗建筑专业工程师,而中卫领秀医用工程研究院给我技术顾问的头衔,正是因为我以前从事过医疗建筑专业工程师——这份工作主要是为医院的建筑设计服务。

言涵:这与常见的建筑工程师有什么不一样吗?

张鹏:因为医院是一个要与死神抢时间的场所,所以医院的建筑必须要做到,门厅、科室与手术室之间有隐藏的捷径,以便在接治重伤病人的时候能缩短从急诊室、甚至从大门厅赶到各大手术室之间的时间;各路通道要灵活机动地存在着,以便机动床、轮椅、甚至担架都能够灵动穿梭。

言涵:听说您取得了现国防大学联合勤务学院军事学硕士学位,这个专业在外行人听起来似乎和您现在的工作不怎么沾边?

张鹏:军事学其实是很精细的专业,苦读军事学的人,未必只能在战场上为一线战士们出谋划策。医院的救治水平对于国防而言也很重要,而我们医疗建筑专业工程师的职责,就是要通过将医用建筑设计得更灵活化、便利化,来助力医院更充分地发挥它的后援作用。关于这方面技术的必要性,2014年我曾为其担任理事会常务理事的杂志《中国医用工程与装备》里就详尽地为广大读者讲解到了。一家医院抢救患者及不及时不止是看医护人员的技术和态度,还须看场地设施如何。“硬性条件”如果有太多的限制,那么医术再高超的医护团队也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言涵:那您后来为什么又想到跨行深造成为高级心理咨询师和高级家庭健康管理师呢?

张鹏:我曾在2015年担任国家电网公司行风监督员,那一段经历让我发现:一个人如果没有端正的心理态度,那么即便给他再高的智商他也做不好事。于是我就想为这个世界上饱受心理问题困扰的人做一些事情,就去进修成为了一名高级心理咨询师。

言涵:那么高级家庭健康管理师呢?这个职业相对于心理咨询师来说,也许老百姓们会觉得更加少见。

张鹏:这个职业的确在我国内地不像心理咨询师那么常见。而我想到去从事这个职业,是因为在2016年到2018年之间,我曾多次参加首长冬休保障工作。那三年里我意识到,我们国内的风气很可能是,很多家庭顾不上照顾老人,只顾得上照顾小孩,但其实老人比小孩还要脆弱。所以我希望自己可以为更多的家庭做贡献——让中青年人,一个家庭的顶梁柱能够疏散心里的郁闷,更积极乐观地去工作;让老年人在风烛残年也无须遭受太多病痛的折磨,从而感受到真正的“夕阳红”温暖。

责任编辑:郑语

相关阅读